当前位置:
首页
>> 要闻 >> 召文台
喜从天降


发布日期:2018-08-03 08:36 访问次数: 信息来源: 文登区政府 字号:[ ]


王君夏

  清晨梦回,窗外喜鹊声声,叽叽喳喳的在花枝间蹦跳,心中不免欣然,即古人所谓“举头闻鹊喜”,碰了如此兆头,一天的心情基本可知;古道西风,瘦马独骑,枯藤老树扑面,昏鸦声声,岂不叫人心惊肉跳?月黑风高,暗无天日,忽然的几声猫头鹰叫,谁听了不是悚然而惊?更何况,在民间的传说里,喜乐悲苦,都是有着预兆呢。现在虽然知道这些都没有科学依据,属于迷信者流,但是传统的心理依然顽固,在一些地方依然颇有些市场。

  蜘蛛形体有大有小,种类名目繁多,照百度百科上的说法,除南极洲以外,全世界均有分布,可见其分布之广泛。据我们乡下人有限的观察,这小家伙其实蛮可爱的,在田野里和人家的院落里、房屋里均有分布呢。

  天气暖和了,一块随便什么地里,你随便掀开一颗土坷垃,都可能发现蜘蛛隐身其中,一旦发现光线,它就会沿着边边角角,急速逃走;一棵不论什么庄稼吧,你都能在叶脉和形体间看到蜘蛛的影子,灰白色,土灰色的,步履轻盈,倏忽之间就跑不见影了。偶尔,还能碰到抱着一个白色圆球的蜘蛛,那圆球似乎比蜘蛛本身还大,里面满是蜘蛛的后代呢。据动物研究专家说,绝大多数蜘蛛还是庄稼的好帮手,人类的好朋友呢。

  人家的院落里,一棵什么树下、树枝间,或者不远的两个墙角之间,头天晚上你还什么都没发现,第二天早晨往往就发现结了细细密密经纬辐辏的一张大网,那些不长眼的倒霉的小昆虫们,有些绝望的晃来荡去,有些就已经成了蜘蛛果腹的美餐。于是你只能佩服,只能感叹,这个蜘蛛,真是上夜班的能手,加班劳动的模范,一夜之间,真就制成这么一张大网呢。想想在那样一个寂静地夜里,蜘蛛忙忙碌碌,不辞劳苦,埋头把活干:那得吐多少丝,转多少圈迂回曲折多少个来回啊!

  以前的人家,仰棚多是纸张糊成,几家的大姑娘小媳妇凑在一起,说东道西,做做针线,哎,忽然就看到一个蜘蛛从仰棚或者从梁上下来,那线十分细微,几乎看不见,大家就争着去看太阳,嘴里说着:早报喜晚报财,不早不晚有客来。假若这家正好有个闺女待字闺中,偏偏又是早晨,大不了就被嬉笑着说一通,往往羞红了脸出去,半天不敢回来。《牡丹亭》里说:“袅晴丝吹来闲庭院,摇漾春如线。”一根蜘蛛线,就把春思荡漾了。至于这个话有没有依据,似乎相间的人也不怎么管:要是天天中午见着蜘蛛,那还不得天天伺候客人啊?这个就有些近似于苏东坡请人谈鬼,姑妄言之姑妄听之吧。

  我国古籍中,记载蜘蛛的异名甚多,如网虫、扁珠、园珠等。所以新新人类们不要得意,所谓“网虫”原非新的发明,实在也是古已有之的。李时珍著《本草纲目》记载:“蜘蛛即尔雅土蜘蛛也,土中有网”。这就可见,蜘蛛见于《尔雅》,颇有古风呢。






责任编辑: 林斐





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