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首页
>> 要闻 >> 召文台
三代人的军旅情


发布日期:2018-08-03 08:35 访问次数: 信息来源: 文登区政府 字号:[ ]


艾里香

  每到八一建军节,我家三代人就会回忆起各自的军旅岁月,那种深深的军旅情,让人永远难忘。

  祖父是在1947年参的军。祖父思维清晰,说起战场上的事滔滔不绝。1948年1月,祖父所在的部队参与了激烈的阻击战。“战斗中子弹呼呼地从身边飞过,有一颗子弹还与我的鞋一擦而过,差点打中我的脚。”随后,祖父又伸出他的右手,尾指断了一截,中指和食指都变形了。“那是敌人的刺刀弄的,中指和食指是后来接回来的。”祖父说,自己是幸运的,而有的战友却永远长眠于异乡。

  1949年,祖父又参加了一次战斗。那天天一亮,敌机就在人们的头顶上盘旋。战士们用机枪朝上射击。“一架飞机俯冲时被我们打中,声音马上就变了,飞机一头栽下,重重地插到了庄稼地里。”祖父回忆,飞机轰炸炸起的土埋住了自己,“当时真害怕,还以为活不成了!”从土里爬出来,祖父觉得像是捡了条命,冲锋一开始,就啥也不顾地往前冲。如今,祖父仍会梦见当年的军旅岁月。

  父亲是在1979年参的军。他从老家应征入伍,成为了一名南海舰队的海军战士,从此与蔚蓝的大海朝夕相伴。队列操练、实弹射击、深夜站岗,无数次凌晨从被窝中爬起,只因一声哨响……最高强度的工作就是修战备公路。那时没有机械设备,危险性极大,父亲和他的战友们常常是一天磨破三双手套。父亲说,这些都能够适应,最恼火的就是不习惯当地气候条件。

  父亲回忆到,南海位于热带地区,灼热的阳光下,人总是大汗淋漓,汗干了就一身盐,黏糊糊的特别难受,因为长时间灼热和在阳光下暴晒,几乎每位老兵都会患上不同程度的皮肤病。在西沙巡航期间,遇到台风,蔬菜只能留在记忆里,官兵们每天的食物主要是罐头。不过父亲说,他一点都不后悔,当兵锻炼人,能磨砺人的意志,增强团队精神。

  我从小就听着祖父和父亲的战斗故事长大。1998年,我也参军入伍,成了川藏线上的一名汽车兵。当兵前我一直想成为一名英勇的军人,可理想和现实的对比让我有点灰心。忙碌的新兵连生活很快过去,渐渐地我静下心来,认真思索:原来英雄也是从一点一滴做起的。第一次上川藏线时,我还是一名新兵,只能随车观摩学习,但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,我的手就没松开过扶手。我跟随“师傅”,“上线”练了一年才有了自己开车的资格。

  我记得第一次独立开车执行任务时,遇到冰雪路段。当时路面太滑,车上带货约20吨,在一边是悬崖,一边是峭壁的山路上打滑,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,那情景,即使现在想起来,还是有些后怕。不过有句老话说:“当兵后悔3年,不当兵后悔一辈子。”我当时就想,哪怕牺牲也要牺牲在川藏线上,因为我知道穿上军装意味着什么。

  我们三代人虽早已离开了部队,但在我们看来,军旅中有欢笑,也有泪水,有成长的烦恼,也有成功的喜悦。生命中有了当兵的经历,我们的回忆也变得尤为美好和珍贵!






责任编辑: 林斐





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